預覽 名稱 摘要
《霞》節目單

這是2022年,《霞》的節目單。收錄文章包括藝術總監鄭宗龍〈走向未來前〉、文化工作者鍾永豐〈清水映霞〉、Arya.S.H〈霞,是一場不間斷的有機實驗〉、雲門行銷經理尤博怡〈畫筆下的霞—繪畫工作坊側寫紀錄〉、新聞工作者李欣恬〈在深邃之處發掘時代的光亮—專訪馬塞洛‧阿內茲〉、雲門舞團舞蹈構作舞蹈構作日常構作日常〉、文字工作者胡士恩〈舞霞,為何而舞?—與舞者談話〉。

《十三聲》節目單

這是2021年,雲門舞集演出編舞家鄭宗龍作品《十三聲》(2016)的節目單。收錄文章包括編舞家鄭宗龍的「記憶的漣漪」、評論人紀慧玲的「《十三聲》與鄭宗龍」、雲門編輯的「足—《十三聲》—跡」、「溯—《十三聲》—源」等。

《定光》節目單

這是2020年,《定光》的節目單。收錄文章包括登山家呂宗翰〈探險而來的安定 保有好奇的眼神光芒〉、藝術策展人龔卓軍〈山的皺摺:行山日記三摺〉、社會文化觀察家詹偉雄〈安定而光芒〉。

《定光》照片之四

這是編舞家鄭宗龍舞作《定光》(2020)的照片。 照片的攝影師李佳曄,擅長表演藝術攝影、商業攝影、電影劇照、活動紀錄等。2013年起為雲門拍攝照片。

《定光》照片之六

這是編舞家鄭宗龍舞作《定光》(2020)的照片。 照片的攝影師吳依純,旅美攝影師,專注於舞蹈攝影。

《定光》照片之五

這是編舞家鄭宗龍舞作《定光》(2020)的照片。 照片的攝影師吳依純,旅美攝影師,專注於舞蹈攝影。

《定光》照片之二

這是編舞家鄭宗龍舞作《定光》(2020)的照片。 照片的攝影師李佳曄,擅長表演藝術攝影、商業攝影、電影劇照、活動紀錄等。2013年起為雲門拍攝照片。

《定光》照片之三

這是編舞家鄭宗龍舞作《定光》(2020)的照片。 照片的攝影師李佳曄,擅長表演藝術攝影、商業攝影、電影劇照、活動紀錄等。2013年起為雲門拍攝照片。

《定光》照片之一

這是編舞家鄭宗龍舞作《定光》(2020)的照片。 照片的攝影師劉振祥,「自立報系」攝影記者出身,擅長報導攝影和表演藝術攝影,1987年起為雲門拍攝照片。

《定光》海報

這是2020年,《定光》的首演海報。林巧若為主視覺設計者。

《定光》傳單

這是2020年,《定光》的演出傳單。形式為單張雙面。

「2019國泰藝術節與雲門共舞」照片之一

這是2019年,「與雲門共舞」社區巡演,於台南市立美術館二館大廳推廣演出。 照片的攝影師劉振祥,「自立報系」攝影記者出身,擅長報導攝影和表演藝術攝影,1987年起為雲門拍攝照片。

「2020國泰藝術節與雲門共舞」照片之二

這是2019年,「與雲門共舞」社區巡演,於新北市立鶯歌陶瓷博物館推廣演出。 照片的攝影師王弼正,作品涵蓋旅遊報導、商業行銷、人物形象及表演活動紀實,合作包對象包括國內外演出製作團隊。

羅曼菲舞蹈獎助金獎助計畫及歷屆得主

「羅曼菲舞蹈獎助金」於2006年成立,15年來,在企業、好友的支持下,獎助金已支持69位舞蹈人追尋夢想,激發台灣的舞蹈創意與生命力。在「羅曼菲舞蹈獎助金」拋磚引玉的效應下,愈來愈多的個人及企業,加入支持藝術的行列。2020年頒發最後一次獎助金後,羅曼菲舞蹈獎助金也因完成階段性任務,畫下句點。

「雲門舞集X陶身体劇場」節目單

這是2019年,雲門與陶身体劇場「交換作」的演出節目單。收錄文章包括雲門舞團經理黃晴怡〈鄭宗龍 陶冶 話交換作〉、資深舞蹈評論家盧健英〈面對奇才,我願意趴在地上給他們走過去〉。

「雲門舞集X陶身体劇場」海報

這是2019年,雲門與陶身体劇場於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「交換作」首演的海報,以編舞家林懷民、鄭宗龍與陶冶三人的臉為主視覺。由劉振祥攝影,林巧若設計。

「雲門舞集X陶身体劇場」傳單

這是2019年,雲門與陶身体劇場「交換作」首演的傳單。形式為單張雙面對折。

《乘法》照片之二

這是編舞家鄭宗龍舞作《乘法》(2019)的照片。 照片的攝影師劉振祥,「自立報系」攝影記者出身,擅長報導攝影和表演藝術攝影,1987年起為雲門拍攝照片。

《乘法》照片之一

這是編舞家鄭宗龍舞作《乘法》(2019)的照片。 照片的攝影師劉振祥,「自立報系」攝影記者出身,擅長報導攝影和表演藝術攝影,1987年起為雲門拍攝照片。

《12》照片之二

這是編舞家陶冶舞作《十二》(2019)的照片。 照片的攝影師劉振祥,「自立報系」攝影記者出身,擅長報導攝影和表演藝術攝影,1987年起為雲門拍攝照片。

資料總筆數: 1351